伊犁新闻网!为您优选文章,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首页 > 美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透露出什么信息

美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透露出什么信息 作者 / 倪伟宸

  美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透露出什么信息

  12月9日,美国国会众参两院武装力量委员会负责人宣布就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达成一致。法案授权美国2020财年国防支出为738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长约2.8%。其中6584亿美元被批准用于国防项目基本支出,715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法案在国会通过后,他会立即将其签署成法。

  不久前,在美国政军两界具有广泛影响力的著名智库传统基金会发布了长达500页的《2020年美国军事实力指数》报告。该报告一改以往对美国军力的超强自信,大力唱衰美军。

  这份报告按照非常弱、弱、及格、强、非常强5个等级评分,将美国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美军的核力量水平都评级为“及格”。结论是美国现有军事力量无法满足“大国竞争”需求和同时应对“两场战争”的需要。这种对自身军力的“唱衰”和对所谓“威胁”的夸大,反映出其追求绝对优势的野心。

  伴随着这种野心,美军军费连年攀升。在特朗普总统上任的2017年,美军军费为6030亿美元,4年间美国年度国防预算已经增加1350亿美元,增幅超过22%,足见特朗普“重建美军”的力度非同一般。

  军费涨幅扎眼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批准的新一年度军费支出为7380亿美元,相比3月11日特朗普政府向国会提出的7500亿美元,减少了120亿美元。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美国政府无法做到让军费无节制地增长。这一方面因为美国军费数额已经十分庞大;另一方面,因为特朗普政府在世界范围内挑起贸易战,不仅影响他国经济,同时导致美国经济增长乏力,对军费增长的支持力度也随之减弱。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政府不久前派出国防部长埃斯珀等大员,以韩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可能而且应该支付更多资金,协助抵消防务成本”为由,要求韩国对美国驻军承担的年度费用,从目前的8.7亿美元,剧增至50亿美元。同时,要求日本承担的驻日美军经费从18亿美元暴增至80亿美元,二者的增加额之和为103亿美元。增减之间的数字如此接近,让人不免怀疑特朗普在打“堤内损失堤外补”的“如意算盘”。

  目前,韩国在贸易上遭受日本制裁导致国内产业受到严重影响,于是以废除与日本签订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作为报复手段,却又因受到美国的强大压力,不得不给这一协定“续命”,美国还在驻韩美军费用上“狮子大开口”,愤怒的韩国民众甚至喊出了“美军滚出去”的口号。但是,至今韩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仍在美军手中,驻韩美军甚至还要将韩国军队的平时指挥权也收回去,安全上的高度依赖,使得韩国与美国讨价还价的余地不大。同样,日本在防务上也是高度依赖美国。因此,韩日两国都不太可能断然拒绝美国提高“保护费”的要求。

  同时,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确禁止将驻韩美军人数降至2.85万人以下,这就排除了因美韩之间的复杂矛盾而导致驻韩美军被削弱的可能。

  天军、网军是新重点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除常规内容的预算编列,比如授权空军采购12架F-35战机、8架F-15EX战机,为海军提供3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1艘新护卫舰、两艘两栖战舰和3艘无人水面舰艇等装备采购,法案的重点和亮点在建设“天军”和加强“网军”。

  2019年8月29日,美国太空司令部正式宣告成立,其功能定位为“导弹预警、卫星操作、太空控制和太空支持”等。太空司令部计划设立87个部门,初步确定人员规模大约700人。成立之时,已有287人上岗,目前到位大约400人,预计2020年年初将增至500人。按照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上将的计划,这个司令部将在1年内达到“初始作战能力”,然后再经过数年形成“全面作战能力”。

  在美国的大力推动下,12月3日-4日在英国伦敦召开的北约70周年峰会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宣布,“北约正式确认太空成为一个作战领域”。虽然斯托尔滕贝格宣称北约不打算在太空部署武器,但承认北约成员国一直在努力构建太空防御体系。美军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上将则表示,美军不仅希望与北约盟国军队进行太空卫星所获取信息的互换,还想与盟国在地球轨道采取“联合行动”。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太空司令部编列预算为8380万美元,授权美国太空司令部设立必要的机构和太空系统采购机制,但禁止增加原计划之外的职位;太空部队仍隶属空军部,由太空司令部司令具体领导,太空司令部司令直接向空军部长报告,并成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需要说明的是,上述8380万美元显然不包括美国太空力量的常规经费,因太空部队仍隶属空军部,美国太空力量常规经费这一“大块”,仍由空军部掌管和使用。

  美国网络司令部于2017年8月18日正式成立,其133支专业网络战部队已经建成并形成作战能力。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编列的网络研发开发总预算为28亿美元,包括近20亿美元的研发经费和8.43亿美元的采购经费。

  法案确定的美军网络战技术开发的7个重点投资方向是:网络终端管理、身份认证与网络访问管理、内部威胁的安全措施、安全的网络应用开发、任务伙伴之间的跨网络行为安全技术、网络设备采购的供应链风险管理、网络加密技术开发等。相关预算数额不小,从网络作战预算的研发经费和采购经费的分配上看,美军对网络技术和设备的获取途径,主要还是以军方研发为主。

  网络战在现代战争中的威力还没有展现出来。伊朗击落美国的“全球鹰”无人机之后,特朗普临机叫停了对伊朗的报复性军事打击。随后有消息称,美国对伊朗实施了大规模网络攻击,但双方都未披露此番网络打击的效果。有人据此认为,网络战的实战效果“不过尔尔”。

  实际上,美国之所以至今没有放手使用网络攻击手段,一是因为网络战手段一经使用就会被解秘,从而失效;二是美国可能考虑将功能强大的网络攻击手段,用于它认为的最强大的对手,为保持技术突然性以达成一招制敌的效果而暂时隐忍不发。

  强调遏制中俄

  美国现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声称:“中国是竞争对手,不是敌人。”现任美军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也说:“美国不准备和中国开战。”目前,尽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就明年的总统大选和弹劾特朗普问题斗得不可开交,但在强调遏制中国、俄罗斯问题上,两党态度高度一致。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些条款明确针对中国,包括要求美国国防部建立一份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机构和公司名单,用于审批中国学生和研究员的赴美签证申请,以防止美国军事研究成果的泄露。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称,美国的军事优势面对来自中国的“新威胁”,这些“威胁”包括在南海的岛礁建设等。

  与此同时,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一如既往地将俄罗斯武装力量列为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以“保护欧洲能源安全”的名义对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北流-2”天然气管道合作项目实施制裁,以“妨碍北约集体安全”为名义对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实施制裁,并正式禁止美军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斗机。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和军方对中国的海外投资以及中国与俄罗斯的军事关系进行检视并提出报告,明确禁止使用军费预算购买如华为公司的产品与服务,以确保所谓的美军网络设施采购供应链的安全。这一法案还明确支持美国政府为提高台湾防御能力的努力。

  此外,美方催逼北约盟国增加防务支出在GDP中的比重,但这一部分即使增加也只会由其本国自主开支;而催逼日、韩增加负担美军驻军费用与此不同,其所得可由美方使用和开支。美国要求韩、日增加担负美军费用的理由,是“支付美军在这一地区的活动所需”,由此可知,美国一旦获得这一部分经费,将明显加强美军在这一地区的存在和实力,其针对中俄的含义十分明显。

  美国年度国防法案的预算本来就十分庞大,并且连年保持大幅度的增长,其以中俄“威胁”为借口,既是掩耳盗铃,也是贼喊捉贼。美方每到国防授权法案出台之际,都拿中、俄做“幌子”,既是出于扩军备战的需要制造对手,也是习惯性冷战思维的惯性使然。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郭泽华】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